刚刚,福布斯报道说,最近比特币挖矿收入潜力比2021年的峰值下降了68%,相比2021年的平均值则下降了58%。

整个2021年,虽然经历了5月份的外部冲击事件,但是整个比特币网络的难度仅有4次下调,而有18次上调。

难度增加降低了单位算力的挖矿产出,比特币价格的下降则降低了同等挖矿产出的法币收益,双重因素叠加,导致比特币挖矿的盈利能力下降。

受此影响,很多上市的比特币挖矿企业的股票大幅下跌,超过60%。

不过,熟读中本聪的读者朋友们一定很容易就发现到福布斯报道中的逻辑错误。让我们再重温一下中本聪在2010年2月21日的论坛帖子中所指出的:

“预期会增值的东西的合理市场价格已经反映了预期未来增长的现值(present value)。在你的大脑里,你会进行概率估计,衡量其保持增长的胜率。”

“任何商品的价格都趋向于生产成本。如果价格低于成本,那么生产就会放慢速度。如果价格高于成本,则可以通过生产和出售更多产品来获利。同时,增加的产能(算力)将增加难度,将生产成本推向价格。”

“在后面的几年中,当生成的新币只占现有总供应量的一小部分时,市场价格将决定生产成本,而不是反过来。”

“目前,产能(算力)正在迅速增加,这表明人们估计现值要高于当前的生产成本。”

我们回顾一下2013-2014和2017-2018年前两轮比特币牛市周期中所发生的算力变化情况。

在2013年初(13刀)牛市启动到2013年11月牛市见顶1100刀(涨幅84倍)之后回落,12月插针到400刀(跌幅-64%),2014年初反弹到接近1000刀,然后持续长达一年的下跌至年底跌到200刀(跌幅-82%)。

同期比特币算力从2013年初的25Thash,一路上升到2014年初的15P,此后价格虽然下降但是算力仍然持续增加,至2015年初达到330P。随后,在2015年上半年的熊市底部期间,算力没有太大增加。

但是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市场触底回升,算力又重新开始快速增长。从2015年7月份400P,到2016年初超过700P,2016年中达到1.5E,2017年初达到2.4E。

从2017年初(800-900刀)牛市启动,到2017年12月见顶接近2万刀(涨幅19倍)之后回落,月内即插针到1.1万刀(跌幅-45%),2018年1月反弹到1.7万刀后,持续长达一年的下跌至年底跌到3200刀(跌幅-84%)。

同期比特币算力从2017年初的2.4E,一路上涨到2017年底的15E,然后在2018年下跌期间继续上涨到2018年10月份见顶53E。

随着2018年底的深熊到来,本轮周期出现了上一轮没见到的“矿难”。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导致部分矿工损失惨重,无力支撑,不得不纷纷关机、停产。这导致比特币算力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回调。从2018年10月50E的顶部,下降到2018年底最低35E左右。回调幅度高达-30%。

也就是说,高达1/3的矿工破产了。

但是紧接着,随着市场触底反弹,算力又重新开始增长。至2019年初已恢复到45E,2020年初突破100E大关,2021年初突破150E。

即使是2020年初的疫情黑天鹅,也因为“312”暴跌的快速恢复,而并没有能够对矿工产生显著的冲击。

始料未及的是,2021年的这一轮牛市周期又发生了不同以往的故事。

在牛市高歌猛进之际,一场有关挖矿环保的争论暗流涌动。在2021年4-5月,随着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率先在推特发难,指责比特币挖矿碳排放高、不环保,并宣布撤销特斯拉官网年初刚刚增加的比特币买车的支持,针对比特币挖矿环保问题的战斗打响了。随后,彼时的比特币挖矿算力头号大国,对比特币矿工开始了全面的驱离。

牛市进程被外力强行打断。比特币算力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回撤,比特币网络遭受了自2009年诞生以来最大的外部冲击。在2021年5月初一度接近190E的全网算力,2个月之内就跌到了80-90E,跌幅高达-55%。

换句话说,约等于一多半的矿工被干掉了。

同期比特币的二级市场也发生了“519”崩盘,价格从4月接近6.5万刀的高点跳水到6月最低2.8万刀的低点,跌幅达-57%。

但是,比特币网络展现出了惊人的回弹力。在5、6月经受重创之后,算力迅速恢复,至2022年初已再创新高,突破200E大关。

虽然自2021年11月比特币价格到达第二个局部顶部6.9万刀后一直在回落,至今已跌到3万刀以下。全网算力同期却一直在披荆斩棘地前进,到2022年5月,已经高达230-250E。

比特币挖矿有一个不同于其他任何商品生产的特点,那就是无论生产能力即算力是高是低,其单位时间的总产量是不变的。

算力的变化只会导致矿工总成本低的变化,而不会影响总产量。

由于矿工的生产资料,如机器、厂房、电、工人工资等,是法币计价的,所以矿工总利润 = 总产量 x 比特币价格 – 总成本。

在牛市周期,市场价格的非理性上涨会大大领先于矿工扩产的速度,从而让矿工的超额利润大幅增加。超额利润的大幅增长,也会吸引矿工更激进地扩产。

在以往两次周期中,矿工扩产的脚步会一直到价格回落80%以上才会被迫停止,足见矿工牛市利润之丰厚。

而本轮牛市则验证了一个历史上从未验证过的事情,那就是如果不是市场价格下跌传导迫使矿工收缩,而是直接有外源性冲击导致矿工被迫收缩,情况又会如何。

如果二级市场对矿工的收缩毫无觉察,或者毫无反应的话,那么干掉一半矿工,剩余一半矿工就会独享全部的收益(因为总产量不变),从而使得他们利润翻倍。

但是我们会看到,市场是聪明的。

我们亲眼目睹了中本聪所说的“反过来”的情况活生生地发生。

二级市场觉察到了矿工的收缩和“跑路”,于是市场选择了暴跌一半,从而削减了一半的矿工总利润。因此,剩余一半矿工的利润依然保持不变——相对于算力收缩之前;相对于牛市开启之前的话仍然有大幅增加,因为牛市价格涨了好几倍。

本质上,是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投资了比特币矿工的挖矿生产。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