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实验”遭遇新的危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胡慧茵 报道 加密货币跌跌不休,导致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陷入了新的危机。从2021年9月7日,萨尔瓦多将比特币正式定为法定货币。

过去的一周里,比特币出现连跌,一度失守2.6万美元至16个月新低,而后比特币走势持续呈现波动。

伴随着比特币的剧烈波动,这个位于中美洲北部的国家——萨尔瓦多也因此遭受巨额亏损。据媒体的不完全统计,2021年9月7日后,该国总统布克尔(Nayib Bukele)共花费1.05亿美元购买比特币,但从年初至今,比特币价格已经下跌了45%,萨尔瓦多的浮动亏损大约为4000万美元。

因比特币而产生的亏损,使这个债务危机深重的国家雪上加霜。早在今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曾敦促萨尔瓦多取消比特币法定货币地位,警告比特币在金融稳定等方面存在风险。IMF预计,在现行政策下,到2026年萨尔瓦多公共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将升至96%。

在比特币剧烈波动的背景下,萨尔瓦多将面临怎样的发展前景?

比特币钱包Chivo被抛弃

萨尔瓦多宣布把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至今已有7个月,但当地民众对比特币的负面看法似乎未有改观。

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1800个参与调查的萨尔瓦多家庭中,仅有20%在使用完政府奖励的30美元比特币后还继续使用比特币钱包Chivo,而且有40%的下载发生在去年9月Chivo钱包推出时,但今年几乎没人下载。对商家而言,只有20%的受访者愿意接受比特币。

可以说,这一调查结果与去年萨尔瓦多宣布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时的民调相差无几。当时,萨尔瓦多中美洲大学的民调显示,约有70%的萨尔瓦多受访者表示“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使用比特币。

实际上,当初萨尔瓦多为推广Chivo钱包做了不少努力,例如安装200多台带比特币兑换功能的自动提款机,并规定将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比特币转换成美元后提取出来无需缴纳手续费,以及允许用户在没有佣金的情况下在萨尔瓦多人之间发送和接收比特币和美元。

然而,政府所宣称的便民性,并不能吸引民众使用Chivo钱包。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报告还显示,数百万美元的纳税人资金可能已经花在了创建一个应用程序上,该应用程序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初级的数字钱包,而不是一个可以帮助萨尔瓦多转变为区域技术中心的新型技术。

对此,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杨菁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Chivo钱包的推广情况不佳,是受到功能和安全问题的困扰,此外,还因为萨尔瓦多政府公信力较低,国内部分居民对Chivo钱包的安全性和可持续性并不信任。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王滢波则认为,比特币钱包Chivo遇冷是因为比特币币值不稳定。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交易的核心是稳定的预期,否则交易就无法达成。比特币显然无法提供这种稳定的预期,自然也无法作为交易媒介使用。”

王滢波进一步表示:“若要保持货币币值稳定,先要有稳定的锚,如黄金和石油,但是加密货币的锚是算法,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只要算法锚的价值得不到广泛的认可,比特币剧烈的波动性就会持续下去。”

加密货币的高波动性,向来是民众质疑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主要原因之一。以过去一周来说,加密货币的跌势就来得十分迅猛。5月12日,加密货币遭遇“黑色星期四”。据价格追踪网站CoinMarketCap统计,加密货币市值在一天之内蒸发2000亿美元,当天比特币最低曾跌至25401.29美元。截至5月17日,虽然比特币收复了部分失地,但价格仍在低位,在30000美元/枚处徘徊。

提到这轮加密货币的暴跌,杨菁菁认为,与美联储持续加快加息和缩表的步伐有关。“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加密货币价格承压,出现严重的抛售行情。”杨菁菁向记者表示,加密货币市场无涨跌幅限制,而且加密货币并不像传统货币那样稳定,因此经常会出现“过山车”的行情。

加密货币难成法币

从目前来看,萨尔瓦多开启的这场将比特币“合法化”的实验,显然没有达到该国总统布克尔所预期的效果。但萨尔瓦多之所以提出把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确实有它的考量。

萨尔瓦多地处中美洲,国土面积仅为2.1万平方公里,却有着670万人口。该国经济以农业为主,也是“中低收入国家”之一。

据了解,有超过200万萨尔瓦多人在该国领土之外居住,而这部分萨尔瓦多人每年往家乡的汇款超过40亿美元,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尽管每年侨民的汇款数额颇大,但该国央行的报告显示,全国有70%的人口尚未开设银行账户,主要通过现金买卖。对此,总统布克尔曾表示,若使用比特币则可以有效降低汇费,每年为萨尔瓦多人节省4亿美元的交易费用,同时也可以解决人们没有银行帐户的窘境。

除此之外,有分析认为,萨尔瓦多使用比特币作为法币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减弱对美元化经济的依赖。

自2001年起,萨尔瓦多就开始使用美元作为法定货币,其国内交易和国际汇款结算全部通过美元进行。但疫情期间,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令美元走弱,也由此削弱了萨尔瓦多的购买力。布克尔表示,有必要提升比特币这种供应量不受央行控制的交易媒介为法定货币,并把它与国内流通的美元看齐。

“当前,萨尔瓦多的市场上流通着90%以上的他国货币,其中以美元为主,因此它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应对通货膨胀现象。与美元相比,比特币总量不变,并且去中心化、没有单一的控制实体,且交易24小时不停止,具有很好的流动性。”杨菁菁向记者表示,仅从比特币的这些特征来看,确实较为适用于海外汇款占GDP比重较高的萨尔瓦多。

然而,比特币的高波动性却是它成为法币的最大阻碍。有统计显示,从年初至今,比特币价格已经下跌超45%,目前在全球大类资产中排名倒数第一。比特币跌跌不休,连带着萨尔瓦多的债务也不断攀升。

据悉,萨尔瓦多共花费1.05亿美元购买比特币,但目前市值已经缩水约1/3,录得4000万美元的亏损。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萨尔瓦多的人口和经济体量来说,4000万美金已经是一笔不小的亏损。比特币的持续波动,必然会增加萨尔瓦多的债务风险。”

市场的担忧已然显现。有数据显示,萨尔瓦多到2032年到期的主权债券的交易价格约为面值的40%,处于创纪录的低点,表明市场担心该债券可能无法偿还。有数据显示,萨尔瓦多的主权债务已经超过240亿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评级机构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在2月已经把该国评级下调至CCC,警告该国对短期债务的依赖程度变得更高、融资来源有限以及公共债务正在增加,预计到2022年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7%。另外,本月初,穆迪也将萨尔瓦多的债务评级从Caa1下调至Caa3,前景展望维持负面。

可就在此时,萨总统布克尔却选择逢低买入,以1550万美元买入500枚比特币,平均价格为30744美元。他曾经在社交媒体上称:“只要你逢低买入,它们就永远不能打败你。”

对此,多位受访专家表示这种做法并不恰当。盘和林向记者表示,比特币下跌的周期还未结束,逢低买入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策略。王滢波也认为,虚拟货币的锚不稳定,抄底可能导致更大的损失,如近期抄底LUNA币的投资者大多损失惨重。

即便前路风险重重,但布克尔依旧看好比特币的投资性。他曾多次表示,如果萨尔瓦多接收世界1%的比特币投资,GDP将增长25%。因此,布克尔还有两个关于发展比特币的宏伟计划,建造世界上首座“比特币城”以吸引外资,以及发行10亿美元的比特币债券。但截至目前,两大计划还未有实质性的进展。

谈到这两个计划,王滢波表示:“加密货币债券等于是加密货币的衍生工具,我认为不具有任何可行性。而‘比特币城’目前看来应该还只是空中楼阁,这是比特币的局限性所决定的。”

尽管萨尔瓦多的实验并不成功,但不乏后来者跃跃欲试。4月27日,中非共和国国民议会通过立法,将比特币定为又一法定货币。可以说,接下来比特币的走势将决定这两个国家的发展前景。

盘和林对此并不乐观,并直言比特币的“神话”可能已经接近尾声。“受地缘局势的影响,全球资本有避险需求,黄金大涨,但比特币并没有体现出资金流入,说明全球资本没有把比特币当成避险资产。”他向记者表示,当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后,比特币的币值将下行,而且比特币的众多属性也表明它作为法币的功能是缺失的。

在比特币下行风向下,可以预见,决定加入这场“比特币实验”的国家都将面临着不可估量的风险。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